加入收藏 | 返回首頁歡迎訪問春秋彩票app下載
新聞搜索

以人民幣國際化促進經濟可持續發展

來源:金融時報 作者:
時間:2013-08-19 10:22:00   點擊:

        當前,人民幣國際化問題成為國內外關注的焦點並呈現複雜局麵。人民幣要成功走向國際化,必須建立起人民幣跨境使用的良性循環機製,關鍵在於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及匯率市場化、利率市場化的協同推進。這既需要金融開放頂層設計的政策優化,也需要跨境人民幣金融服務的擴容與提升。對此,如何做好準備積極應對,進一步提高我國涉外金融服務實體經濟和維護國家經濟安全的能力,已成為具有戰略意義的重要課題。

        人民幣跨境使用的新征程

        近年來,跨境人民幣業務不斷發展,在實際商業需求驅動下,人民幣正在快速被接納,國際社會對人民幣的接受度已逐漸從貿易結算延伸到投資領域。從國際支付功能來看,人民幣正逐步攀升為國際性的支付貨幣。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SWIFT)的數據顯示,2013年6月人民幣在全球支付貨幣中排名第11位,人民幣市場占有率達0.87%,將很快躋身全球十大支付貨幣。從貿易格局來看,中國與新興國家之間的貿易往來占貿易總量的 60% 以上,並且我國對東亞大部分國家和地區處於貿易逆差狀態,這有利於人民幣對外輸出。從資本流動來看,盡管對間接投資的約束程度仍較高,但通過配額控製,不同方向的人民幣跨境資本流動已經起步。隨著中國經濟在國際舞台上的作用不斷增強,人民幣國際化迎來前所未有的廣闊前景。

        伴隨著跨境人民幣業務不斷推進,資本與金融項目更加開放,將為人民幣輸出與回流開辟必要的途徑。在此過程中,開放條件下貨幣政策調控將麵臨更大挑戰。一是境內外市場間的匯率、利率差異會導致跨境套匯、套利活動加劇;二是“金融脫媒”的加速將削弱央行貨幣政策調控,尤其是數量型工具的作用;三是央行繼續以貨幣供應量作為貨幣政策中介目標的有效性也將受到影響。因此,當務之急是在人民幣成為區域化和國際化貨幣的初級階段,加快匯率市場化以降低外部不平衡,解決我國基礎貨幣發行機製問題;加快利率市場化促進貨幣政策逐漸由數量調控向價格調控轉變,為最終實現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做好必要準備。

        以人民幣國際化激活改革紅利

        近期,中國經濟整體平穩運行,但經濟增長內生動力亟須增強。伴隨著短期內經濟下行壓力和金融穩定維護日益緊迫,高貨幣化推動經濟發展已難以為繼。未來中國經濟可持續增長將取決於城鎮化和消費升級的不斷推進以及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不斷提升。對此,發揮財金、價格改革的杠杆作用,協調匯率市場化、利率市場化改革,逐步實現資本項目可兌換是重要舉措,而這些又都可以歸納到人民幣國際化的主線之中。對於有著建立開放型強國夢想的中國而言,人民幣國際化已成為促進中國經濟轉型和金融發展的核心戰略訴求。

        (一)以人民幣國際化激活製度紅利,應對中等收入陷阱挑戰。人民幣國際化將是改革開放30多年來,繼“家庭聯產承包責任製”、“小平南巡講話”以及“加入世貿組織”之後,在未來戰略機遇期內,從製度上改變中國對外經濟交往模式,拓寬發展空間,實現改革紅利的重要途徑之一。這意味著中國經濟發展金融運行將進入投入產出平衡推進,國民財富真實積累、整體福利顯著提升的新階段。中國要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不僅要維持經濟基本平衡發展和保持製度創新,更需要將人民幣國際化的有序推進與中國產業技術創新和現代服務業發展有機融合。通過人民幣國際化進一步深化激活經濟增長的新動力,實現涉外金融對實體經濟的服務與支撐。

        (二)以人民幣國際化激活新人口紅利,應對老齡化危機。在經濟學意義上,較高比例的勞動年齡人口能夠有較高的儲蓄率,為投資提供支持,促進經濟發展,這就是所謂的人口紅利。當前,中國的人口紅利正在弱化,招工難在一些地區出現,勞動力成本低的優勢正在減退。如何創造新人口紅利,人民幣國際化大有可為。實際上,人民幣國際化隱含了“貨幣錨”的條件,但在黃金非貨幣化條件下,人民幣國際化的本位支持最好的莫過於中國新青年的培養,即通過人力資本的投入與開發,在勞動人口比重下降的情況下提高勞動大軍的素質。此外,中國未來很快就會進入一個老齡化的社會。未來要應對中國的老齡化問題,其重要問題是如何向美國學習,通過本幣成為國際儲備貨幣,借用別國儲蓄,應對老齡化危機。

        (三)以人民幣國際化激活貨幣紅利,應對高貨幣化問題。從宏觀和貨幣角度來看,人民幣國際化將是未來中國經濟可以逐步兌現的貨幣紅利。以人民幣國際化為貨幣戰略總綱,集聚貨幣勢能,以貨幣動能助推產業結構提升,加快儲蓄向投資轉換,從而使經濟金融發展獲得持久動力。此外,人民幣國際化還將為化解中國的高貨幣化問題提供新出路。目前,中國M2的總量與美國M2的總量大抵相當,但中國的GDP規模隻是美國的三分之一,中國的M2/GDP已超過180%。值得注意的是,美國一半以上的美元是在海外流通,如果人民幣能夠實現國際化戰略,推動人民幣有序轉換為外幣海外輸出,從而降低基礎貨幣存量,將有助於實現中國貨幣存量與GDP之比逐漸下降的經濟軟著陸的目標。

        (四)以人民幣國際化激活改革紅利,應對結構調整壓力。作為中國未來改革紅利的重要來源,人民幣國際化不但有助於促進國內各項領域的改革與國際接軌,進而提升國內標準,而且在參與國際競爭和製定國際規則過程中還會倒逼國內的金融改革、國有企業改革、民營經濟發展以及投資體製、住房和社保體製改革的全麵推開,並開啟以人民幣國際化驅動的全麵開放的新時代。為此,在宏觀層麵,應構建健康穩固的國家資產負債表,注重規模背後的結構性風險及或有負債;在微觀層麵,應優化家庭與企業的資產負債表,控製“杠杆化”程度。隻有對人民幣國際化的宏觀條件做到“心裏有數”,才能未雨綢繆提高整體的社會福利;隻有厘清人民幣國際化微觀基礎的“來龍去脈”,才能“對症下藥”。

        促進人民幣國際化的對策建議

        在美國絕對實力有所下降和歐元區仍在動蕩的大背景下,人民幣國際化不僅因國內外經驗教訓的積累有了深化的可能,而且因內外環境的變化有了深化的必要。在未來戰略機遇期內,人民幣國際化的目的在於激活改革紅利,在追求和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的長期過程中,通過各種製度改革和金融開放,完善自身的結構調整,提高增長效率,推動創造穩定的國際貨幣環境,提升我國的世界經濟影響力,進而在全球經濟調節中獲得優勢地位。關鍵是如何做好自身工作,尊重市場參與者對人民幣的選擇,韜光養晦,有所作為。

        (一)保持幣值穩定,以此作為人民幣國際化的策略基點。人民幣的對內幣值必須保持穩定,即要把突出物價穩定的重要性擺在首位。在此基礎上,保持人民幣的對外幣值相對穩定是強調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區間內的動態穩定。利用匯率的動態穩定,在不放棄貨幣政策自主性的條件下,人民幣匯率製度由有管理的浮動匯率製向更加靈活的浮動匯率製演進將是較為理想的選擇,這將有利於最終實現人民幣國際化的終極目標。綜合考慮國內外貨幣經濟條件因素,人民幣匯率市場化亟待進一步推進。這不僅是我國涉外金融的重要任務,也是擴大跨境人民幣使用、促進人民幣成為國際貨幣的基礎性製度要求。從政策空間優化來看,匯率市場化的方向並非是一味地追求現實匯率接近均衡水平,而應是平衡好匯率目標與貨幣目標,進一步深化匯率形成機製改革。

        (二)進一步加快金融市場創新,大力拓展市場深度與廣度,並將開放債券投資作為人民幣回流機製建設重點。在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中,應進一步吸取日元國際化的經驗教訓。在金融市場深度上,應加大我國債券市場和外匯市場的發展力度,擴大金融市場整體規模,提高市場流動性。在市場深度上,加強債券市場建設,豐富債券品種,改變以國債為主的品種格局,提供多樣化的金融產品。以銀行間債券市場為核心,增加金融債券、中小企業債券等的發行,進一步完善和加大特定境外機構在國內債券市場的特定人民幣資金投資。通過加強和進一步開放債券市場,為回流人民幣提供安全穩定的資產池。

        (三)促進人民幣內外良性循環,進一步加快跨境人民幣業務發展。除了經常項目常規途徑以及貿易融資等方式,還需要進一步支持國內金融機構擴大在海外(特別是東亞地區)開設分支機構。應逐步形成以香港為離岸中心、其他海外離岸中心相互關聯的全球市場。隨著目前 QFII、RQFII 和 QDII 的加速,個人跨境投資QFII2和RQFII2的前景同樣廣闊。應進一步推動設立可持續運作的人民幣海外投資基金,為境內企業提供人民幣資金的海外存放和投資渠道,從而進一步擴大人民幣的國際流通。

        (四)選擇合理恰當的人民幣國際化路徑,注重金融創新與風險管控並舉。人民幣國際化在具體路徑上應逐漸從貿易結算走向資本輸出,應逐步形成“資本流出-貿易回流”的人民幣國際供給與需求機製。在此過程中要堅決抵製套利和投機成為離岸市場發展主流,加快形成離岸市場和在岸市場之間的良性互動。應加大外匯投資渠道和相關金融產品的設計開發,進而增強人民幣金融資產的吸引力。應加強外匯投資的大眾普及。通過藏匯於民,分流降低中國外匯儲備高增長下巨額存量與增量,並在微觀基礎層麵建立化解央行被動發鈔問題的內生機製。在宏觀層麵,把“降低杠杆率”作為開放經濟金融係統的一個重要政策目標,以此防範由匯率、利率波動引發的資產價格波動導致的係統性風險。

        (五)采取人民幣匯率市場化、利率市場化和資本項目審慎開放交叉推進方式,促進人民幣國際化可持續發展。在人民幣國際化的推進過程中,如何在追求貨幣政策獨立性的同時維持人民幣匯率穩中有升,將麵臨貨幣政策與匯率政策相互協調的挑戰。應結合跨境資本流動狀況,進一步增強人民幣匯率彈性,促進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的市場化形成,實現人民幣實際有效匯率在合理均衡區間內動態穩定。加快貨幣調控由數量型向價格型轉變,積極應對貨幣政策與匯率政策相互協調的更大挑戰,協同推進匯率市場化、利率市場化及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