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返回首頁歡迎訪問春秋彩票app下載
新聞搜索

中國金融改革加速 促錯配資金回歸實體經濟

來源:新華網 作者:
時間:2013-08-20 10:19:00   點擊:

        設立民營銀行點亮“綠燈”、債市審計引發監管風暴、央行放開貸款利率管製、加快發展多層次資本市場、保監會宣布啟動人身險費率改革…… 近期以來一係列金融領域關鍵環節改革舉措可謂好戲連台,整個金融體係向更加“市場化”的方向邁進,更加回歸實體經濟,這顯示金改正在加速,新一輪金改大幕也已經拉開,為經濟轉型升級添後勁、增活力。

        金改加速“市場化”

        金融領域的改革推進速度遠遠超出了市場預期。

        5月下旬,國務院批轉了發展改革委《關於2013年深化經濟體製改革重點工作的意見》,在金融體製改革方麵,要求穩步推進利率匯率市場化改革,逐步擴大存貸款利率浮動幅度,穩步推進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推進製定存款保險製度實施方案等。

        6月19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指出,金融和實體經濟密不可分。穩增長、調結構、促轉型、惠民生,金融發揮著重要作用,並研究部署八項金融支持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的政策措施。

        7月初,國務院辦公廳發布《關於金融支持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的指導意見》,明確提出“擴大民間資本進入金融業,嚐試由民間資本發起設立自擔風險的民營銀行、金融租賃公司和消費金融公司等金融機構”,並指出要“逐步推進信貸資產證券化常規化發展”,旨在通過資產證券化等方式“盤活存量”等。

        7月19日,人民銀行宣布,自7月20日起全麵放開金融機構貸款利率管製,取消金融機構貸款利率0.7倍的下限,由金融機構根據商業原則自主確定貸款利率水平。同時,取消票據貼現利率管製,對農村信用社貸款利率不再設立上限。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徐紹史在接受新華網、中國政府網的聯合專訪時表示,上半年,一些重點領域的改革紮實地推進。其中,在財稅金融體製方麵,“營改增”試點範圍逐步擴大,出台金融支持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的指導意見,利率市場化改革邁出重大步伐。

        錯配資金回歸實體經濟

        6月份的一場“錢荒”將金融和實體經濟之間的脫節展露無遺:信貸、社會融資規模、貨幣供應(M2)迅速膨脹,相反的,經濟增速在放緩、就業壓力在增大、中小企業活力在下降。“錢荒”看似來勢凶猛,實則是一場資金錯配導致的結構性資金緊張。不是沒有錢,而是錢沒有出現在正確的地方。

        瑞信亞洲區首席經濟分析師陶冬認為,事實上,中國的流動性並不緊張,問題的實質是,央行釋放的流動性,很大一部分都沒有被真正地利用上,沒有進入實體經濟。中國的貨幣供給從2008年的18萬億元擴張到今天的100多萬億元,這些流動性先後催生了產能過剩、房地產泡沫以及地方債務泡沫。

        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將其稱之為央行在強力糾偏,把錢從銀行逼入實體中。

        專家表示,其實,長期以來形成的“資金錯配”凸顯了加快金融體製改革的重要性,針對金融配置不夠市場化、資金錯配等問題,一是推進利率市場化,二是讓更多民間資本進入到金融業,建設更多為中小企業服務的金融機構。

        從近期推出的改革舉措來看,都表明中國正在堅定地選擇加速金改來推動錯配資金回歸實體經濟,一係列政策也都意在力圖給市場“鬆綁”。

        比如,國務院常務會議在6月份提出推動民間資本進入金融業的政策措施。中歐陸家嘴國際金融研究院副院長劉勝軍認為,事實上,我國民間資本很早就已經進入了銀行業,但其“玻璃門”始終沒有打破。引導民間資本進入金融業最主要的是要解決金融體係存在的缺陷。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副所長宗良認為,未來金融改革的目標會有三個方向,一是要提高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二是要提高市場配置金融資源的效率,通過市場供求關係和價格信號來配置金融資源,三是要切實提高防範化解金融風險的能力,做到金融創新與防範金融風險並重。

        金融必須服務實體

        “金融是現代經濟核心,但是實體經濟是根基。如果離開了實體經濟發展,金融辦成了自娛自樂的行業,就成了無源之水、無本之木。因此必須始終堅持金融為實體服務的原則。”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說。

        其實,從既有的一係列金改舉措來看,“回歸實體”也是其題中之意,無論是國務院要“擴大民間資本進入金融業”,還是央行7月份突然放開貸款利率管製,其目的無一不是要提升金融服務於實體經濟,支持經濟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

        “總體看,全麵放開貸款利率管製可進一步發揮市場配置資源基礎性作用,對於促進金融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經濟結構調整與轉型升級都具有重要意義。”央行有關負責人在就進一步推進利率市場化改革答記者問時表示。

        全麵放開貸款利率管製後,金融機構與客戶自主協商定價的空間將進一步擴大,一方麵有利於促進金融機構采取差異化的定價策略,降低企業融資成本,進一步加大對企業、居民的金融支持力度。另一方麵,將促使企業根據自身條件選擇不同的融資渠道,不僅有利於發展直接融資市場,促進社會融資的多元化,也為金融機構增加小微企業貸款留出更大的空間,提高小微企業的信貸可獲得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