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返回首頁歡迎訪問春秋彩票app下載
新聞搜索

G20峰會成果豐碩 為世界經濟複蘇注入“正能量”

來源:金融時報 作者:
時間:2013-09-09 10:10:00   點擊:

        9月6日,備受矚目的二十國集團(G20)第八次峰會在俄羅斯第二大城市聖彼得堡落下帷幕。會後發表了《二十國集團聖彼得堡峰會領導人宣言》(以下簡稱《宣言》)以及《聖彼得堡行動計劃》,批準了《聖彼得堡發展展望》、《聖彼得堡戰略框架》、《G20投融資工作計劃》、《G20反腐敗行動計劃》等文件。其中,最具含金量的《宣言》長達27頁,包含了經濟增長與就業、投資融資、多邊貿易、打擊避稅等13章內容,乃曆屆峰會最長。《宣言》重點關注全球經濟下行風險,呼籲各國加強政策協調,建設更加緊密的經濟夥伴關係,強調刺激增長和創造就業是G20的優先任務。

        8日,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全球治理研究室副主任黃薇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指出,與往屆有所不同,本次峰會很“解渴”,不回避現階段全球經濟金融麵臨的種種熱點、難點。此前,外界極為關注的全球經濟增長失衡、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份額改革等,《宣言》都有體現。美聯儲QE退出的外溢影響雖暫未寫入《宣言》,但在峰會上,各國領導人也已集中討論。總體而言,聖彼得堡峰會成果豐碩,並釋放出積極信號,即在全球經濟形勢複雜多變的大背景下,各國需履行承諾、協同合作,實現世界經濟強勁、可持續和平衡增長。

        直麵“增長”難題 G20積極尋“藥方”

        作為涵蓋麵最廣、檔次最高、影響力最大的國際經濟合作機製,G20一直致力於推動發達國家和新興市場國家就經濟金融問題進行開放性、有建設性的討論和研究,以尋求合作並促進國際金融穩定和世界經濟的可持續增長。當前,以美、日為代表的發達經濟體增長勢頭強勁,歐元區也逐步走出衰退。相比之下,新興經濟體卻受內部結構性問題困擾,增長普遍放緩。全球經濟日益呈現“雙速”複蘇格局。因此,在探討包括全球經濟展望、各成員國的宏觀經濟政策相互評估、糧食安全、人力資源開發、金融包容性、基礎設施投資等常規議題時,“增長”類話題成為本次峰會的頭號熱門話題。

        《宣言》指出,危機尚未過去。全球經濟麵臨的主要挑戰包括增長乏力、失業率偏高、歐洲金融市場“碎片化”、部分新興市場國家增長放緩、對發達國家貨幣政策改變的預期導致資本流動性增加等。為解決這些問題,峰會取得多項共識,通過了《聖彼得堡行動計劃》,主要包括:將解決就業置於頭等重要的位置;將財政紀律與經濟增長掛鉤,“為每個國家設定減少財政赤字的中期目標和全麵結構性改革的目標”;加強多邊貿易體係建設,推動多哈回合談判早日取得成果,抵禦貿易保護主義。此外,加強金融監管和原材料市場監管、促進實體經濟投資、打擊避稅等有助於經濟長期發展的措施也得到討論。

        正如俄羅斯總統普京在會後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所言,此次峰會“幾乎在各個領域都確定了旨在尋求新經濟增長點的行動計劃”。在黃薇看來,這一係列共識正是發達國家與新興市場國家共同應對難題的體現。“事實上,這兩大陣營是相互依賴、相互依存的利益共同體,隻有團結協作才能實現共贏。”她說。

        發揮主辦國優勢 體現新興市場訴求

        本次峰會上,無論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首度亮相,還是金磚國家領導人的非正式會晤,或是俄羅斯作為東道主的議程設置,新興市場國家都尤為搶眼。習近平主席在會上發表了題為《共同維護和發展開放型世界經濟》的演講,介紹中國經濟形勢,闡述中方主張,展現大國擔當,傳遞中國信心。據悉,中方的很多觀點和建議均被納入《宣言》。同時,金磚國家的金融合作也取得了製度化的成果,成為本輪峰會的一個重大突破。自今年3月份金磚國家首腦達成建立外匯應急儲備安排和“金磚銀行”的承諾後,這兩項製度都有望快速落地。此外,在IMF份額改革問題上,《宣言》重申要爭取在2014年1月前完成IMF第15次總份額總檢查。普京強調,金磚國家要爭取在G20框架內推進IMF的改革,增加發展中國家的代表權。

        “這一係列舉措在加強新興經濟體防範風險能力的同時,也有助於打破發達國家壟斷地位,積極構建國際金融新秩序。不過,美國至今未能完成IMF第14次份額改革的國內立法程序。該問題已成為美國財經外交的軟肋。”黃薇表示。

        當然,峰會也關注到部分新興市場國家遭遇的金融市場波動。盡管《宣言》並未提及QE退出對這些國家的金融市場、國際收支造成的不利影響,但美國總統奧巴馬關於“有序退出”的表述,已經打破了外界對美國不太可能在多邊場合談論量寬退出的預判,安撫了市場情緒。IMF總裁拉加德對此非常認同,並已向新興市場發出信號,要建立預案,做好準備及時伸出援手。

        增長框架趨成熟 治理機製逐漸製度化

        成立之初,G20存在的巨大價值在於防止類似亞洲金融風暴重演。當前,金融危機陰影逐漸褪去,大環境改變也迫使G20在世界經濟治理與構建世界經貿新秩序過程中的角色轉換。從第一次峰會——華盛頓峰會確定反金融危機的目標,到倫敦峰會提出“救世界經濟”的口號,再到匹茲堡峰會倡導促進世界經濟複蘇,G20峰會正是沿著一條“反危機、救經濟、促複蘇、保增長”的軌跡發展到今天。昔日,在突如其來的金融海嘯麵前,各成員國群策群力、空前團結。而今,G20峰會日漸退化成一種純粹的溝通平台。由於缺乏行之有效的協調機製與解決方案,即使達成促進經濟增長的承諾,也大多停留於紙麵。因此,從某種程度上講,G20峰會是否能順利轉型為真正意義上的協調全球經濟事務的首要平台,會否走上“非正式機製+正式國際組織”的機製化建設路徑,是一大課題。

        黃薇表示,執行力不足是一道難題,源於各國間的利益訴求不統一。對於發達經濟體而言,實現經濟複蘇、找尋新的經濟增長點是他們最為關心的話題。相比之下,經濟增速普遍較高的新興市場國家則努力提升在國際事務中的話語權。在此局麵下,各方缺乏一致的共同利益基礎,合作意願減弱。“不過,本次峰會或打開G20的轉型之門。今年增長框架工作組首次引入了問責評估的程序,並在峰會上提供了問責評估結果。問責機製的建立有助於提升G20的執行力,有助於長期發展。同時,增長框架日漸完善,今後也可推廣到其他領域,旨在全球經濟治理中發揮更大作用。”